伊凡的夏天

  [复制链接]
查看: 393|回复: 0

129

主题

129

帖子

40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06
发表于 2018-3-15 09: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科幻画报777 于 2018-3-15 09:46 编辑

伊凡的夏天
文/何君华


0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相信,这个夏天我会在外婆家的后山上碰见一只恐龙。

说来你也不信吧,因为小学课本上明明写着,世界上所有的恐龙早在几千万年以前就灭绝了。如果你也这样认为的话,那就听我慢慢跟你讲吧!

梦境 恐龙.jpg

1

我有好长时间没去外婆家了。有多久呢?一年?还是两年?我不记得了,但这个暑假我将在外婆家里度过。爸爸被他所在的大学派去国外做一项地质学研究,而妈妈也接到了暂时不能告诉任何人的新任务。本来他们说好要带我去迪士尼的,眼下我却只能在外婆家度过一整个夏天。大人说话从来都不算数。

外婆家在格尔丽山南麓,除了一只从来不抓老鼠的花猫外,外婆家还有一头刚满一岁的黄牛。我不期然的到来使外婆感到惊喜不已,仿佛我的到来是最令她感到开心的事情,她每天唯一感到忧心忡忡的事情便是该在晚饭时做出些什么新花样来招待我。

外婆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变换手艺,我的小肚子也不得不为此变得越来越溜圆,我怎好意思就这样白吃白喝呢?于是我自告奋勇要帮外婆放牧那只小黄牛,而且像模像样地给它起了名字--小黄。

我就是在格尔丽山上放牧小黄的时候碰到那只恐龙的。

小黄看起来个子不大,脾气却不小。我以为放牧它不过是小事一桩,没想到却并不容易。小黄可能是天底下最淘气最不安生的小牛了,总也不肯呆在一个地方吃草。这家伙就像受了某种神秘的召唤似的,甩着长尾巴不断向格尔丽山深处走去。我只好牵着牛绳屁颠屁颠地跟在它后面,一会儿气急败坏地用篾条抽打它圆滚滚的屁股,一会使劲猛拽牛绳,可小黄仍是不听话,近旁鲜嫩的青草刚吃几口就又甩起尾巴向远处跑去。我一赌气,索性扔了牛绳,任它自己到处疯跑。

就在我跟小黄反复较劲时,我突然听见身后有个声音说道:“你的牛今天看起来很不听话呀!”

“岂止是今天不听话,天天都不听话!”我没好气地回答道,回头一看,发现跟我说话的竟然是一只恐龙。

这只恐龙实在太小了,比我们想象中的恐龙要小太多,如果不是平时我对恐龙还算有些研究的话,我几乎要将它认成一只体格稍大的巨蜥。

“你是一只恐龙吗?”我惊讶地问它。

“是。你们人类的确是这样称呼我的。”那只恐龙回答说。

“那你怎么称呼自己呢?”我问道。

“龙。”恐龙回答说。

“从你的体型看,你应该是只食草龙吧?”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是只食草龙,但你前半句说错了,因为食草还是食肉,并不是按体型分的。有的龙虽然体型很小,但也是食肉的。”恐龙说。

我放下心来,小心翼翼地说:“我们人类的教科书上说,你们早在几千万年以前就……灭绝了。”

“的确如此,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龙了。”恐龙说。

“那么,你是怎么生活到现在的?”我好奇地问。

“比起这个问题,我想你更应该关心你的牛。”恐龙淡定地说。

我一扭头才发现,小黄早就跑没影儿了。我连忙坐起身跑去找小黄,又转头对恐龙说:“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当然。明天这个时间再来这儿找我吧!”恐龙说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要替我保密,格尔丽山上生活着一只龙--这件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当然,我一定保密。”说完我扭头加紧步伐去追小黄。


2

小黄真是太倔了,我和外婆打着手电筒找遍了整座格尔丽山才把它找到。

将小黄牵回牛栏时,已是夜里八点。可我一丝困倦也没有,事实上一整个晚上我都难以入眠。我在想,白天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我在格尔丽山上碰见了一只恐龙,这是真的吗?

第二天,我照例牵着小黄上了格尔丽山。我迫不及待地等待着约定时间的到来。我安顿好小黄,风一样赶到约定地点,那只小个子恐龙当真站在那里等我。

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格尔丽山上真的住着一只恐龙!

“你好。”恐龙见我走过来,主动跟我打招呼。

“你好。”我向恐龙挥挥手。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恐龙说。

“我叫伊凡,你可以叫我小凡。”我说,“你也有名字吗?”

“我当然也有名字。我叫阿茹娜。”恐龙说。

天哪,你相信吗?一只恐龙的名字居然叫“阿茹娜”!

“怎么,不好听吗?”阿茹娜见我的表情如此讶异,慢悠悠地问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相信一只恐龙的名字叫阿茹娜。我是说,我们人类把你们的名字都起得很凶猛,像是暴龙、剑龙、霸王龙、迅猛龙什么的,总之,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很恐怖。”

“人类总是这样充满偏见吗?”阿茹娜问我。

我想了想,想不出该如何反驳,于是点点头。

“对了,你昨天不是问我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事实上,我能活到今天的确很艰难,因为适合我吃的植物越来越少,确切来说,到今天只剩下一种,一种蕨类,我叫它阿茨蕨,而且数量很少,我几乎走遍了整个地球,发现只有这座山上还有最后一片,所以我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植物?你能带我去看看吗?”我问。

阿茹娜将我带到一片浅绿色的蕨类面前,那是一种生长在石头缝里的小草,我从未见过这种小草。

“就是这种植物吗?”我问阿茹娜。

“是。这些年来,环境污染,水土流失,生态失衡,阿茨蕨越来越少了。好在我老了,很多时候都没什么胃口,吃一顿就能维持几天的体能。”阿茹娜说。

“整个地球就只剩下这一小片……阿茨蕨了吗?”我难过地问阿茹娜。

阿茹娜低了头,并不回答我。

许久,阿茹娜又自顾自打破沉默:“人类算是重蹈我们龙族的覆撤吧!我们曾经是无可争辩的至高统治者,肆意践踏着地球上的一切,可换来的是什么呢?是我们这个显赫一时的家族无可挽回的灭绝。现在,人类接管了地球,但也在做着我们过去做过的那些事……”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阿茹娜,只好陪它静静地坐在一起。

可爱的小恐龙.jpg

3


“整个龙族只剩下了你,你也会孤独吧?”我问阿茹娜。

“会,但很多时候我并没有时间孤独--我需要到处去找吃的,还要防止猎人们的攻击,我曾经被一个猎人追击了整整一天一夜,就像我们家族中曾经的那群食肉的家伙们追击小动物一样,说起来是不是有些可笑?”阿茹娜自嘲道。


4

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将我浇了个透,我在镇子里的诊所里呆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里我迷迷糊糊,但我并不关心我的病情,我只关心阿茹娜现在怎样。

好在我的烧终于退了,外婆终于再次允许我牵着小黄上山。我迫不及待地跑去找阿茹娜。

阿茹娜并没有等在那里。

我慌了神,跑向阿茹娜带我去看过的那片阿茨蕨。

阿茨蕨也不见了,整片小山都不见了。

大雨造成了山体滑坡,镇上趁机将这里规划成了一片工业园区,巨大的有着长长手臂的挖掘机正在没日没夜地挖着。

我不知道阿茹娜去到了哪里,是不是奇迹般地找到了一两片尚未被人类污染的阿茨蕨。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阿茹娜。但我想我不会忘记,这个夏天我在格尔丽山碰见了一只恐龙,它告诉了我一只恐龙的命运,以及我们人类的命运。


5

“伊凡,快起来吃早饭,一会我们准备去姥姥家。”恍惚中我听见妈妈在喊我。

“咱们不是去迪士尼吗?”我在被窝里说。

“不去了,妈妈有任务,你得在外婆家呆一个暑假。”妈妈在门外说。



作者简介:
何君华,1987年底生,湖北黄冈人,现居内蒙古科尔沁。2008年10月开始写作,作品散见《小说选刊》《读者》《青年文摘》《意林》等刊。曾获2014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第四十届青年文学奖(香港);《小小说选刊》第十五届全国小小说佳作奖、第十六届优秀作品奖;第二十三届“东丽杯”全国梁斌小说奖;寻找“真情感动故事”征文赛佳作奖(台北)等奖项。著有小说集《北京吉普赛》《呼日勒的自行车》《与大师约会》《少年与海》《请听清风倾诉》五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图文
订阅SUBSCRIBE
热门专区GAME
科幻画报官方微信
科幻画报官方微博
Copyright;  ©2015-2016  科幻画报网  Powered by  Discuz!  技术支持:北京传媒策划    ( 京ICP备16057389号-1 )